当前位置:书迷楼>玄幻魔法>临高启明之海外扬帆> 第二十四节 鲨鱼烟(上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十四节 鲨鱼烟(上)(1 / 1)

“没错,我们从21世纪来到17世纪,抄袭了这么多东西,总该留下点自己的东西。将来万一有一天被人知道我们是穿越来的,结果发现我们的所有文学、音乐,各种各种的文化竟然没有一样是原创的,那我们的脸可要丢尽了。就算不考虑这个,将来我们的统治范围大了,也要建立起自己的出版体系才行,要是等到需要的时候,才发现偌大的一个澳宋连一个合格的校对编辑都没有,我们总不能拿着满篇别字的书去和大明的知识分子争夺文化阵地。”

金晓宇说:“我知道了,你是想把高雄日报的这批编辑培养起来。可是我不明白,这件事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干,为什么非得这样偷偷摸摸的?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项天鹰说:“校对和别的工作可不一样,是专门得罪人,专门给人挑错的。要证明我这项工作的必要性,就得先证明别人有多差。消息传到临高,就该有人说了:‘项天鹰他就知道耸人听闻,就显得他能,好像我们都不认识字似的。不就是个校对吗,谁不会啊,让他吹得好像什么高精尖技术似的,扔两个馒头狗都能干。’所以我还是悄无声息地先把归化民们培养起来,他们两个再跟我干上半年一年就能出师了,然后可以再去带其他人,有了这样的一批还算合格的编辑,接下来的事就都好办了。”

《我的冰山美女老婆》

金晓宇笑了笑:“你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谁像你这么小心眼。”

项天鹰说:“还是多顾虑些好,不然你怎么到高雄来了。”

金晓宇瞪了他一眼:“我来高雄的原因有二,你说的不过是其中之一,也不是决定性的因素……”说罢,看来他一眼。

项羽却只嘿嘿的傻笑了几声。

金晓宇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,慨叹一声道:“说话会死啊。行了,你自己玩吧,不过要约法三章。第一,你这边的事不准耽误学校的事。第二……算了,没有第二第三了,您老留神别累死就行了。”

天鹰笑道:“请领导放心,我最会偷懒了。”

“我可当不起,现在你是我领导了。”

“咳,咱俩谁领导谁不一样,晚上有空吗?”

“你到了高雄之后学会主动约女士了。不错不错。”金晓宇面露“惊喜之色”,“我肯定有空。”

“食堂的煎饼果子不错,我请你吃胡辣汤配煎饼果子……”

“你这算是哪地方的搭配。”金晓宇抿嘴一笑,“你说说看,你过去没有女朋友是不是这个原因?和女生吃饭就请来煎饼果子胡辣汤?”

“那怎么可能,我在兰州的时候,请人吃饭都是牛肉面。”

“不是叫兰州拉面吗?”

“在兰州没有叫拉面的,平时大家都说‘喝个牛肉面’,真正在面馆点的时候连‘牛肉面’都不说,一般直接说面的尺寸,毛细、一细、二细、韭叶、大宽什么的。外面的兰州拉面大多是青海那边的人做得,和兰州一毛钱关系也没有。我老家还有家兰州拉面用的压根就是挂面。来这边更吃不上了,面粉本来就少,拉面倒也能做,可是牛肉就不好弄了,最麻烦的还是汤,我自己在家试过,怎么也彷不出来。”

“煎饼果子胡辣汤我没兴趣,兰州拉面我也不想吃。这样吧,明天我在食堂请你吃饭。”

“知道你厨艺了得,不知道做什么给我吃?”

“给你做道我的看家菜吧,”金晓宇说,“你吃海鲜么?”

“这话说得,自打D日以来,哪天不吃海鲜。那西班牙海鲜粥吃得现在听见西班牙三个字都会哆嗦,舌尖马上就会泛起那股味道……”

“那我们就来点不一样的。”金晓宇信心满满,“我会做高雄这里的地方特色。”

项羽满脸疑惑,他在这里好几年了,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特色。要说本地居民最深刻的记忆,那便是他们多多少少都喝过几个月的草地干粮炖煮的湖湖。

不过他知道眼前的女人颇有生活情趣,属于真正的“好美食”之人,也就是说不只是会吃,自己也会做。应该不会诓骗自己。

金晓宇要做得菜肴的确是高雄特色,只不过是另一个时空的高雄。本地人叫作鲨鱼烟。在高雄当地算是很常见的左酒小菜。卖得店铺也不少。

鲨鱼烟这三个字,很难望文生义,鲨鱼和烟雾有什么关系。但是倒过读就能明白一二了。其实就是烟熏鲨鱼。

鲨鱼鱼翅固然是烹调大师追捧的高级食材,鲨鱼肉却是地地道道的废物。因为鲨鱼为了解决身体组织的渗透平衡的关系,肌肉和血液内积存了大量蛋白质代谢产生的尿素,死亡之后代谢体内高浓度的尿素代谢变成了氨,因此鲨鱼肉有非常浓厚的尿骚味。

在旧时空,渔民捕获鲨鱼之后都是直接割掉鱼鳍将鲨鱼抛入海中丢弃的,后来有了新的法规,才把鲨鱼鱼身带回港口,但是主要目的也是获取鲨鱼肝脏和鲨鱼皮,鱼肉多是被加工成宠物食品。即使在本时空,除了少数地方,比如挪威等地,渔民也极少食用鲨鱼肉。。

在元老院这里,秉承“一张草纸都有用处”的企划院精神,鲨鱼肉自然也不会被浪费,经过特殊处理去除尿骚味之后被做成鱼糜制品。

金晓宇要做这道“道地高雄美食”,第一件事是找到鲨鱼肉;第二件事是找劳动力帮忙--做鲨鱼烟是一桩费时费力的事情。

第二天金晓宇起了个早,先把潇湘找了过来,让她去弄一条鲨鱼来,不用太大的,一百公斤以下的。

“您要什么?!”潇湘搞湖涂了,昨天金元老的确说要亲自“做菜”,还拟了一份菜单要她预备食材。上面都是很普通的东西,并没有鲨鱼什么事。再说这东西要来有什么用?

她迟疑了片刻,说,“是要鱼翅吗?高雄市里有海味干货店,我派人去买就是了,一百公斤是不是太多了……”

“我不是要鱼翅,是要鲨鱼!鲨鱼!”金晓宇说,“整条鱼,明白了?不要头尾,也不要内脏。就要鱼肉。”

“首长,鲨鱼肉很难吃的。”潇湘是福建人,虽然不是渔民,也知道这东西的肉臊臭难闻,无法下咽。

“我要拿它做菜,你去帮我弄来就是了。这里有渔码头吗?”

“有……有,渔业公司在这里就有渔业站。”潇湘忙回答道,心想这元老搞什么鬼?哪有用鲨鱼做菜的!

从海军分离出来的“临高渔业公司”在高雄设有渔业站,管辖着一个一百多条渔船的渔船队在进行捕捞作业。捕获的海产在高雄当地的食品加工厂就地加工。是高雄特别市的重要本地产业。金元老要一条鲨鱼的确算不上什么过分的要求。

“我这就派人去采购。”

“记得叫他们开票,由我个人支付。不要用公款。”

潇湘应了赶紧去办事。金晓宇则提前来到了食堂,做起来准备工作。

这几天放假,食堂比较清闲,正好可以利用炊具和人员。事前她已经和潇湘说好,今天要借用下食堂的设施和部分人员,

她一到食堂,就引来了食堂厨工们好奇地目光。

孟子说过“君子远庖厨”,原意是说君子应当有仁爱之心,不忍心看到禽兽死掉,所以要远离宰杀禽兽的地方。只不过这句话后来都遭到曲解,变成统治阶层不应该去干厨房的活的推词。也因此金晓宇现在撸起袖子,要亲手下厨料理食材的举动让厨工们颇为惊讶。

金晓宇指挥着厨工们先把制作间清理了一番,又给底下的厨师厨工们分配工作,于是噼材火的噼材火,打水的打水……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。不过一个多小事,便将需要的厨具、燃料和食材都预备齐整。

这次预备的食材大多是本地市场或者学校菜地里就能准备的。金晓宇自从D日之后,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做过几次饭。一是工作忙,二来自己一个人,做多了吃不掉,渐渐地就失去了做饭的劲头。

预备齐全,就等着主菜的食材登场了。

一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,潇湘才待着几个校工从渔港回来,带来了一个大木桶。一搬进厨房的准备间里,便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臭和尿骚味,顿时食堂内外人人掩鼻。众人心道这女元老长得白净斯文,又是来当副校长的,没想到居然有如此的“嗜臭”癖好!

金晓宇却象是浑然未觉一般,打开桶盖看了看,里面是一条去掉头尾和内脏,粗略分解成几大块的中小型鲨鱼。泡在盐水里。

“首长,这是采购票。”当着她的面,潇湘没敢掩鼻,直接把票交给了她。金晓宇打开一看,这是一条公牛鲨,毛重九十公斤。去掉头尾内脏之后净重七十公斤。

“大家动手,把鲨鱼分解,再放到水池里。”金晓宇吩咐道,“每块一到二公斤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